“理性投資從我做起”需要加強三方面工作

2018-05-18

來源:證券日報(北京)  作者:董少鵬

我國資本市場中小投資者眾多,其中相當一部分投資經驗不足,對賺錢想得多,對風險想得少。與此同時,有的銀行、證券、期貨經營機構過于注重業績,對投資者保護和市場生態建設重視不足,甚至利用投資者的盲從心理牟利。這兩個方面的不理性因素,都是市場風險的源頭和催化劑。提高市場參與者的理性水平,防范化解市場風險,兩個方面都要“從我做起”,也必須從機制建設上著力。

第一,靠社會化教育和個體學習相結合提升投資者理性。

中小投資者提高理性程度,就是對自身權益的最大保護。投資者要主動了解上市公司情況和所投資產品的情況,還要了解宏觀經濟以及相關產業周期問題等。投資者提高專業分析能力,除了自身努力“修煉”,還要依托社會化、公益化的投資者教育基礎設施。

在證監會主導下,目前我國已建立國家級投教基地29家,一些省份也建立了省級教育基地。這些基地既有實體基地,也有互聯網基地。投資者可以免費到這些場所學習投資知識、了解宏觀大勢、分享案例分析、提升風險防范能力、增強投資理性。

建設投資者教育基地,符合我國中小投資者眾多的現實,是資本市場建設的一個創舉。下一步還應完善相關設施和服務,細化和深化投資者教育職能。

第二,完善制度規則,使所有金融監管擔起“理性投資引領者”的職責。

專業服務機構應當擔起“理性投資引領者”的職責,因為它們是中小投資者認識市場的“窗口”、參與市場的“通道”,也是市場風險的“密切接觸者”。資本市場的專業服務機構不單是證券、基金、期貨等經營機構,也包括銀行、保險公司、信托公司等機構。這些機構是引領理性投資的一線責任主體。

2017年7月1日,《證券期貨投資者適當性管理辦法》已實施。辦法明確要求,經營機構應當根據產品或者服務的不同風險等級,對其適合銷售產品或者提供服務的投資者類型作出判斷,根據投資者的不同分類,對其適合購買的產品或者接受的服務作出判斷。專業服務機構既要了解投資者風險承擔能力,又要講明白投資產品的風險程度,實現投資者與投資風險“對表”,從而構筑起保護投資者的第一道防線。

筆者建議,進一步統籌監管機構和行業協會職責,將《證券期貨投資者適當性管理辦法》向所有金融服務機構推廣,并建立完善日?;?、隨機稽核、專項稽核制度,促使專業服務機構嚴格執行適當性管理,加強投資者教育,承擔起引領理性投資的主體責任。

第三,把資本市場內容納入干部培訓體系和公民教育體系。

提高全體社會成員的資本文化水平,是促進資本市場理性發展的長久大計。雖然我國投資者隊伍已逐步壯大,多層次資本市場建設已初具規模,并且,我國創造的一些監管制度得到了國際同行的認可,但相對發達市場而言,我國居民的資本市場意識、現代投資意識仍然相對不足。我們還沒有建立起與資本市場發展階段相匹配的干部教育和公民教育體系。

我們看到,很多有穩定職業的投資者把參與資本市場當作“博彩游戲”,對于趁機撈一把興致很高,對于共建市場秩序沒有興趣。而那些資本市場的“局外人”則把投資者一律看作投機冒險分子,把上市公司一律說成“圈錢者”,對市場治理冷嘲熱諷。這兩種心態是資本市場進一步提高質量、增強競爭力的阻力,需要逐步加以消除。

建議從國家層面建立相關制度,補上干部培訓體系和公民教育體系中資本市場內容的短板,推動行業單位、院校、媒體和社會公益平臺協力開展工作。

這樣,才能讓更多的人了解資本市場,弄清楚資本市場與經濟社會發展的基本關系,從而營造更加良好的改革發展氛圍,推動資本市場進一步深化改革。


欧美性交